2015年11月20日

水杉 應該正名為“Chinese Redwood"


關於水杉的英文名稱,中外專家學者大都採用“Dawn Red wood "一稱,而其另一英文 名 稱“Chinese Redwood"卻始終難見有人採用;其故何在,筆者實在有所不解。就筆者所知, 最初是舊金山記事報的主蝙於該報刊行有關水杉的專欄報導中,首先採用“Dawn Redwood "一 稱,而其由來則是直接出自 Chaney 的建議。在古生物學中,“dawn"一字本有祖先種 "之含意 在內。可是經過研究之後鹹認水杉絕非隸屬杉科之其他任何已知族類之祖先。於是 Chaney 本 人非但不堅持採用當初由他本人所建議的名稱“Dawn Redwood" ,卻認是將水杉稱作“Chinese Redwood "則較為適切。學者專家之如 Chaney 者尚且如此,對於水杉所採用之英文名稱先後不 一,遑論其因人而異之可能性。無論如何,顯然“Chinese Redwood" 一稱應不失為值得採用的 名稱;對於國人而言,則此稱當更強過“Dawn Redwood " 本頁資料引自王忠魁 東海大學生物系

水杉  應該正名為“Chinese Redwood" 


台灣對於我國水杉的引種,最早成功於 1955 年,且係藉種子繁殖成功在先而以插條培 植成功於後。故此可知,台灣於水杉的引種上竟落後於歐美各地七、八年之久,而且當初用來 引種之繁殖體並非直接來自我國大陸。若就引種成果而言,台灣顯然遠不及歐美對水杉之廣行 栽植而倍加珍愛。

值得令人興奮的是台灣也會有化石水杉被人發現。據台大客座教授 James E. Canright 報告,此項水杉化石係於 1971 年出自臺北縣平溪鄉石底中新世地層,純為印模資料,包括雌 性毬果和著葉的小枝。

此外尚有多數杉科型花粉化石並存於含有上述化石之地層中。由此可 知,史前的台灣也有水杉生長於本島北部。 據筆者所知,Chaney 曾分別於 1964 年和 1966 年兩度訪台,親往台陽礦業公司石底礦 場和臺北縣石碇鄉石碇中新世煤礦場,採集化石植物標本。所得化石資料概為葉印模標本,經 過整理後即行撰文發表,載於中國地質學會出版之第十一期學報。計得 13 19 屬;其中之一 篇羊齒植物,其餘皆為被子植物。

筆者深信, Chaney 訪台目的必然志在化石水杉。可能由於 目前未達,遂又計劃於 1971 年再度來台。事實上,Chaney 早已年屆古稀,時年 80 歲。不幸 天不假年,竟於 1971 3 3 日心腦病猝發逝世。當年事實證明,台灣果然未出 Chaney 所 料,史前確有水杉生長於本島。自然這是由化石所揭露的秘史",而且是項化石資料居然是恰 在 Chaney 預定第三度來台卻竟謝世的那一年被 Canright 採得。設若 Chaney 地下有知,又將作 何感想?


無論如何,台灣對於水杉的引種,雖然已有廿餘年的歷史,然而引種的結果依然限於 零星的栽培,甚至水杉之出現於臺北植物園也僅不過是近數年的事,其他各地當更難見此植物 的蹤影。反觀當今台灣對於南洋杉之栽培,卻竟如此普遍,於平地幾乎隨處可見。足證水杉在 台灣遠不及南洋杉之受人歡迎與重視。其故何在? 是國情、社會、抑或本島的自然地理使然

此外若就國內為師範教育編訂的生物教科書而言,教材內容縱然不乏裸子植物,諸如 松杉繪柏等常被相題並論,而且還將銀杏列為日常習見的裸子植物,獨於水杉反竟隻字不題。
 至於其他經由教育部或國立編譯館審定,編訂或出版之大、中、小學校等生物或植物學科之教 科書,教材內容如何,是否也是如此對待此一活化石植物,筆者就一時難知其實情了。 無論如何,凡此上述種種都在在顯示國人對於此一我國固有稀世珍寶樹種缺少興趣, 不然就是昧於無知。

此外,這也充分表明,當前我國的自然科學教育仍有待積極推廣和加強, 否則難免國寶"拱手讓人而自己反淪為手托金碗討飯吃的花子了。我國水杉、銀杏、及熊貓則當可推為世界三大自然 珍寶。



沒有留言: